[曾澜 – 戴着面具跳舞:周代傩礼与方相氏]

曾澜 | 戴着面具跳舞:周代傩礼与方相氏

怎么科学地防疫、治疫成为时人备受重视的论题。但是,在缺少疫病科学知识的古代我国,驱疫典礼往往成为疫情应对的一个首要方法。以驱疫为中心的傩祭典礼连绵时刻最为悠长,它遗存至今,衍变成为中华大地上某种以除旧迎新、纳吉祈福为中心功用指向的当地风俗文明,如傩舞、傩戏、地戏等。宋代高承《事物纪原》“驱傩”写到:“周礼有大傩,汉仪有侲子。要之,虽原始于黄帝,而大略周之旧制。”也便是说,后世的傩礼、傩俗大多沿用的是周代傩仪。周代傩仪成为这一逐除风俗的样板。山东沂南汉墓画像石《方相氏》周代傩仪是作为一种国家礼制来打开的。《礼记·月令》有载:“季春之月,命国难”;“仲秋之月,皇帝乃难”;“季冬之月,命有司大难”。(学界以为此处“难”是“傩”的假借字。)孔颖达、贾公彦等把“命国难”释为“唯国家之傩”“命有国者傩”;“仲秋”之“皇帝难”则是专为皇帝而设置的傩礼,而“季冬”之“大难”则是全民参加。可见,作为国家礼制的周代傩仪已渐趋齐备,不只分不一起节举办,且不同阶级具有不同的驱傩典礼规制。作为古傩典礼的执行者,方相氏无疑无足轻重。关于方相氏,有这样两条记载:方相氏,狂夫四人。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时难,以索室驱疫。大丧,先柩,及墓,入壙,以戈击四隅,驱方良(魍魉)。上述记载的方相氏呈现在《周礼·夏官》条类中。“夏官”属军职,掌握军事:“夏官司马第四。”郑云:“象夏所立之官。马者,武也,言为武者也。”也便是说,方相氏本是武官,从属于戎行夏官编制。只在傩仪打开的特定情境中被列入春官大宗伯职下,而“大宗伯之职,掌建邦之天神、人鬼、地示之礼,以佐王建保邦国。”由此,傩礼情境赋予了方相氏礼官身份。驱傩情境还赋予了方相氏类巫师的身份。这重身份相同遭到驱傩典礼情境的严厉规约。在“时难”中,方相氏“索室驱疫”,驱除因阴阳之气的改动而呈现在居室之中给人体带来各种疾病祸患的疫鬼;在“大丧”中,驱除有或许存在于墓室之中的“方良”。郑玄注:“方良,罔两也,皇帝之椁,柏黄肠为里,而表以石焉。《国语》曰:‘木石之怪,夔,罔两’”;宋代高承《事物纪原·石羊虎》云“罔象好食死人肝脑”。也便是说,方相氏在墓室里驱赶的是喜爱吃人肝脑的木石之怪,避免其搅扰死者的魂灵。因而,无论是按“月令”“时难”仍是进行“大丧”典礼,方相氏身份的中心功用便是驱鬼、逐疫。方相氏类巫师身份的实践还具有严厉的时空规约。据《周礼·疾医》载:“四时皆有疠疾。”郑注:“疠疾,气不好之疾。”也便是说,疫病的产生产生于四时之恶气,在“季春”“仲秋”“季冬”三个特别的时节,会产生阴气、阳气和寒气,并由此引出不同的疫鬼,出而害人。“时傩”典礼因而依时令举办。贾公彦在为《周礼》注疏中提到,“‘季春之月,命国难。’按彼郑注,此月之中,日行历昴,昴有大陵积尸之气,气佚则厉鬼随而出行,故难之”;“云‘仲秋之月,皇帝乃难,以达秋气’者,按彼郑注,阳气左行,此月宿直昴、毕,昴、毕亦得大陵积尸之气,气佚则厉鬼亦随而出行,故难之,以灵通秋气,此月难阳气,故惟皇帝得难”;“云‘季冬’之月,命有司大难,旁磔,出土牛以送寒气’者,按彼郑注,此月之中,日历虚、危,虚、危有坟墓四司之气,为厉鬼,将随强阴出害人也,故难之”。由此,方相氏应时节阴阳之气的不同逐除不同的疫鬼。空间约好方面,《礼记·月令》记,“命国难,九门磔攘以毕春气”,季冬“命有司大难,旁磔”,《注》云:“磔牲以攘于四方之神,所以毕其灾也。”“旁磔于四方之门。”《淮南子·时则训》注:“旁磔四面皆磔犬羊以攘四方之疫疾也。”在“大丧”典礼之中,方相氏用戈击打墓室的“四方”,驱除“方良”,即驱除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墓室鬼。“四方”“四面”表现了周傩激烈的空间观念。从扮相上看,方相氏“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学界虽对方相氏的扮相原型并未达到共同见地,但就傩仪的功用而言,这些扮相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为了获取某种奥秘的巫术力气,用以驱鬼逐疫。饶宗颐先生指出:“《周礼》方相氏黄金四目,以驱疫鬼。盖取禳凶去邪之意。”易言之,“黄金四目”并不是方相氏的本来容颜,而是为了取得“目”之驱疫鬼的奥秘力气,在方相氏的头脸之处加诸了特定的假面打扮。一起,就“方相”来说,郑玄以为:“方相,尤言‘放想’,可畏怖之貌”;贾公彦疏:“郑云‘放想’,汉时有此语,是可畏怖之貌,故云方相也。”便是说,方相氏开端是以“可畏怖”扮相呈现的。有学者以为方相氏原型为“嫫母”,“嫫母”容颜丑恶,“今之魌头是其遗像”;或以为方相氏是蚩尤,而“蚩尤之丑也是绝顶的”,“‘蚩’的含义之一便是丑”(陈多《古傩略考》)。这一独特的扮相明显与古人“以丑制丑”的观念有亲近相关。此外,方相氏的逐除行为本身也极具巫术实施的迷“狂”特征。“狂”,“盖饰鬼者以为人之鬼之魂灵凭依于身,故其动作为狂怪”(陈梦家《商代的神话与巫术》)。也便是说,在比如打扮、时空约好等情境性条件的辅佐及骁勇的挥戈扬盾动作触发下,方相氏极有或许进入某种神灵附体所引发的迷狂状况,颇类似于萨满巫术中魂灵附体,高度忘我、心醉神迷。并且,“方相氏,狂夫四人”“帅百隶而时难”中的“四”“百”无论是确数仍是概数,均标明晰傩仪参加者的很多和驱赶行为的团体性。这种团体奔突的气势使得傩祭典礼迷“狂”的巫术气氛更为凸显。方相氏类巫师的身份特点也就自但是然地呈现了出来。很明显,这重身份特点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驱傩典礼情境。典礼完毕,方相氏从头返归于其本来的武官身份。由此可见,周代傩仪中方相氏的身份极具特别性,那便是武官、礼官和类巫师身份的“三位一体”。这种合一的身份不只是周人礼仪准则的具体化形状,亦投射出周人对六合人联系的了解。周代商后,提出“以祖配天”。《礼记·郊特牲》云:“万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此所以配天主也。”这一观念分离了殷商时期天主与祖神同位同格的同一性,清晰了殷商时期天上之天神国际与人世之祖神国际的含糊边界,在天与祖神之间构拟出血缘相关。一起,周人提出“敬德保民”的观念,在天命观中归入了品德内容和人治内在,把天命的可信性落实到“敬德”“保民”的现实性上来,以人伦次序进一步标准天人联系。周礼便是对这种天人联系进行次序化的外在方式体系。所谓“天神为祀,地祇为祭,人鬼为享”,“皇帝祭六合,诸侯祭社稷,大夫祭五祀”,即清晰了天神、人鬼、地示及相关的祭祀标准。这些祭祀典礼把天、地、人相关起来,并整合进由当世君主所区分的血缘世系序列之中,经过不同类别、等级之天-地-人的交流规矩,把天意或神意传达给人世,表达超出本身才能的希望。由此,周人既可以藉由祭祀这一标志性行为来获取六合神灵的认可,又可强化对人世次序和世界次序的认同。傩仪被归入周礼,赋予了方相氏作为驱傩人这一身份的合法性和正统性。从《礼记·月令》的记载中可以看到,方相氏作为礼官身份只能呈现在有周皇帝参加的傩祭典礼之中,明显是承载了羼糅于祭祀活动中的宗法等级联系。而方相氏作为武官本身所具有的巨大、骁勇形象及力大无穷的力气,是可以被挑选成为驱傩人的前提条件。这或意味着,人本身所具有的力气开端遭到重视,并藉由被归入礼官这一身份序列而取得文明正统的认可和全民认同。类巫师身份则进一步标识了周人在六合人联系中的能动性。方相氏在驱傩的各类典礼性情境辅佐下,经过执戈扬盾、四方逐除的本身力气以及“率百隶”彼此应和的团体力气,取得了类似于巫师的神人交流才能和神灵威能。类巫师身份的实践以及典礼参加者对这一身份的认同,成为方相氏完成驱鬼逐疫之身份功用的中心条件。这在很大程度上标明周人不再把自己的行为及未来的成果,彻底交给天主来判决。人乃至或许在某种高涨的神人交流体会中体认到自我神化,即人“成为”神所可以具有的奥秘威能,以及在与“鬼”“疫”这一原始意象所预设“生”之前的底细“死”的反抗中承担起人之为人的身份担任。因而,方相氏之武官、礼官、类巫师的身份生成、交融及情境性约好,都包含深入的文明含义。它不只承载了周人的宗法等级观念,更表达了周人越来越依托人本身的力气重建天、地、人调和一体之世界次序的美好希望。后世的傩仪尽管形状各异,但其逐除原意以及所寄寓的对调和日子的希望这一深层风俗心思,并未产生实质性的改动。这或许便是周代傩仪可以穿越千年,与当地风俗相结合并构成各具特色的当地性傩俗的根本原因。(作者单位:上海社科院文学所)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